正文 第六百八十三章 有道不同,思想有别

作者:祝家大郎 作品:大宋好屠夫 本站永久域名 http://www.pwvey.com
    诛杀国贼,三四百号从开封来的汉子,有人熟练武艺兵刃,也有人一辈子没有拿过刀枪。有人心思坚定,一心杀贼,也有人心中紧张,拿刀的手都在颤抖。

    林子里的脚步,踩在落叶断枝之上,噼啪作响。

    传到郑智的耳中,听得郑智眉头一皱,转头往右边的林子望去。林子里人影攒动,到得近前,更是大呼小叫不止。

    “前后分开,堵住国贼退路?!?br />
    “诛杀国贼!报仇雪恨?!?br />
    听得这些言语,郑智便也停了心中的猜想,知道这些人是从哪里来的。头前郑智倒是也有一些多余的担心,怕是党项人或者女真人来伏杀自己,尽管这个可能小得不能再小,但是这念头也在脑中闪过。

    百十人的马队,立马紧密在了一起。杨再兴奔到头前,开口说道:“殿下打马快走!末将定然杀光这些刺客?!?br />
    郑智已然在林间闪烁的人影里估摸了一下,便也知道来人人数并不十分多,便也是摆了摆手道:“不走了,几个宵小,不需紧张?!?br />
    杨再兴便也不再多言,只是打马挡在郑智身前。

    道路前后,各奔出一两百人,把这百十号铁甲阻挡在了这路中间。

    头前一个年轻人双手持刀,站在人群之前,张眼不断打量着这队铁甲,便也是在确认着郑智是否真在这里??吹眉阜?,倒是认出了郑智,立马开口大喊:“国贼郑智,今日便是你的死期?!?br />
    郑智也在前后打量着这些要杀自己的人,听得话语,微微一笑,答道:“看你本是读书人,何以也提刀要杀人了?倒是少见!”

    “国仇家恨,唯有手刃你这狗贼,方能坦然于天地之间,不负我龚家二十七口,不负陛下恩德。国贼纳命来!”

    话语说完,那年轻人已然举刀往前奔来。便也回头大喊一句:“诸位,随我杀贼!”

    三四百人,听得这一声大喊,皆是高举兵刃,往那些马上的铁甲杀去。

    郑智倒是没有动,只是低头微微一怒,口中低沉自言自语一句:“这朱勔倒是让人刮目相看了,还真有几分忠心耿耿,连命都可以不要了?!?br />
    郑智为何这般自言自语,便是那年轻人一句“不负陛下恩德”之语,便也证明了今日之事,那位皇帝陛下赵佶显然是脱了不干系的。既然赵佶脱不了干系,那么朱勔显然也有份参与,否则在深宫之内的赵佶如何能行事?

    朱勔既然参与了,但是郑智却没有提前收到消息。那这朱勔当真就是忠心耿耿了一番,显然在背着郑智搞了小动作。

    这也是郑智没有想到的,朱勔在郑智心中,显然不是这么一个生死置之度外的忠义之辈。

    头前杨再兴已然长枪在手,微微打马往前,迎着那个龚姓年轻人而去。满场喊杀震天,倒是没有让这些铁甲有丝毫的紧张。

    长枪已然急速而出,一个连刀都觉得有些沉重的年轻人,显然受不住这一击。

    却是杨再兴身后的郑智开口喊道:“把那人放过来?!?br />
    杨再兴闻言,手臂微微一动,枪头已然变了方向,本是要透胸而过的枪忍,却是扎在了那年轻人的手臂之上,轻轻一扎,立马而回,往后面之人再捅而去。

    再看那年轻人,一声惨叫,刀已掉落在地。却是依旧嘶吼着往郑智奔去,便是没有长刀,也要去杀那国仇家恨的国贼。

    郑智轻夹马匹,也往前去,左右铁甲,皆是打马直奔往前,随着杨再兴往前厮杀。却是没有一人去管那奔向郑智的年轻人。

    那年轻人果然就这般简单跑到了郑智马前,却是跑到了郑智马前,又不知如何是好。那健马高大,马头比他身形都要高了许多,手中没有长刀,便是也不知如何能去杀那马上的铁甲郑智。

    待得想到了办法,年轻人低头往地上去寻,寻得一个不大的石块,便想低头去捡。也顾不得右手手臂上的血流不止。

    却是这年轻人还未捡起地上的石块,只觉得自己身体悬空而起,一只手臂已然被一股不可抗拒的巨力拉扯而去。

    年轻人手臂剧痛,一脸惊骇抬头去看,却见自己竟然被那国贼郑智单手抓住手臂提了起来。

    再看一眼,那国贼郑智一手提着自己,一手持着长枪,已然连连捅破了几人的胸膛。

    “放开我,狗贼,快放下我。。?!蹦昵崛怂攘杩章姨?,口中大喊不止。

    郑智哪里管他,便是手臂往下,依旧紧抓这年轻人的手臂,把这年轻人拖在了马下。

    三四百号拼凑起来的所谓死士,在这些厚重铁甲面前,实在显得有些可笑,即便其中也有少数武艺在身的汉子,却也没有丝毫意义。

    杨再兴一人在前,一杆长枪,便也无人能挡,似乎这几百人,不是杨再兴一个人的对手一般。

    这些死士脑中以命相搏,誓杀国贼的场面。此时看起来何其可笑,百十号铁甲,犹如山岳一般,连撼动都难。想要以命换命,却是连资格都没有。

    前仆后继的送命精神,倒是让郑智微微有些动容。此时的大宋朝,似乎就缺了这种赴死之心。当真显得有些难能可贵。何况这些人大多都是操着一口开封汴梁的口音,便是更加难能可贵??吹弥V嵌嘉⑽⒂行┬牢?。

    便是稍稍有些欣慰的郑智,也不由自主把那手中的年轻人提高了一些,不想着这有勇气赴死的年轻文人被拖在地上被马蹄踩踏而死。

    见多了那般一触即溃的东京禁军,这些大多还不知如何用兵刃杀人的汉子,当真也能称上一声“好汉”!

    一场闹剧,来得也快,去得也快。绝大多数人死而不退,也有少数人胆寒之下,没入丛林之中,奔逃而去。

    国仇家恨,当真能激起赴死勇气。

    牛大已然接过了郑智手中的长枪,那年轻人也被郑智扔在了马前。

    年轻人环视四周,皆是杀人不眨眼的铁甲,又看了看头前正在从马背而下的郑智,心如死灰,知道自己今日这杀贼之事,已然成空。

    甚至也明白了自己是多么的幼稚,别说这百十号铁甲。便是十来号铁甲,今日自己这几百人似乎也截杀不得那国贼郑智。那郑智若是打马冲杀要逃,有这些勇武军汉护卫,如何拦得住。

    连带着那些东京里吩咐自己来做这件事情的人,那皇帝陛下,那门下朱侍郎,也是显得幼稚无比。满地的赴死之人的尸首,毫无意义。

    年轻人不再徒劳,看着慢步走近自己的郑智,微微闭上双眼。

    死吧,死兴许也是解脱,一家老小,唯留自己一人。苟活于世,十年寒窗可笑可叹。刀枪在手,却是拿都拿不稳!仇人当面,杀之不得,苟活人间,又还有什么意义。

    “你姓龚,你祖父虽不过五品,却是也能为国尽忠,只身阻挡大军入城,当面喝骂于某,死于皇城之外,一家老小皆亡于铁甲利刃之下。唯独走脱了你一人藏身于百万人中。你没有一人苟活远走,而是来此报仇雪恨,倒是也没有什么不该,也没有给你那祖父丢脸,有你祖父之风范?!?br />
    年轻人听得这一番言语,微微睁眼,看着眼前这个国贼郑智。有些诧异,诧异这国贼为何讲出这般一番话语。

    却看郑智面色之上微微有些动容之色,慢慢取下头上的铁盔,开口再道:“东京城内,达官显贵几万之数,及得上你龚家的,屈指可数。奈何天下大势之下,枉死你一门忠烈。不论这个国家将来会走向何方,龚氏一门当也在往后编纂的《宋史》之字?!?br />
    年轻人早已泪流满面,并非感动于当面这个大仇人。而是感动于自己祖父那般的气节,感动于祖父的气节不是市井所言的那般只是不知死活老糊涂。听得那青史留名的忠心之语,心中莫名有几分触动。

    心如死灰的年轻人终于开了口:“你既知何为忠义?为何要行这大逆不道之事?致使同胞操戈,家国动荡?我一门死绝,与这天下动荡相比算不得什么。却是你这国贼狼子野心,此时反倒来与我说这些话语,何其可恶,何其虚伪!”

    年轻人寒窗十几载,提刀要杀人。终究还是一个文人性子,说出的话语,依旧是文人心思。说这一番,兴许下意识了还有几分要以理服人的念想。

    郑智摇了摇头,只道:“错不在某,虚伪也不在某。就如你自己,今日才知晓有些事情非读书讲理能解决的,终究还是要提刀杀人方能解决。东京诸公于朝堂之上,或者陛下于龙椅之前,便是没有一个人明白这个道理。你可懂得?”

    年轻人状若癫狂,泪流满面,伸手指着郑智,开口大骂:“我不懂得你口中这些狗屁,我便只懂得这家国天下,为人臣子,必然要忠心为国,不该大逆不道?!?br />
    郑智还是摇头,有些话语,郑智当真想与这天下文人去说,就如今日与这年轻人说一般。奈何,道不同,自然不相为谋。其中道理,如李纲那般亲眼所见,亲身经历,倒是能明白知晓?;坝锼?,说得再多,也不过都是对牛弹琴。

    “罢了罢了,国家兴亡,民族兴亡。实非言语所能解决的事情。忠心为国不错,这一点你龚氏一门做得对,千年万年之后,也当如此。奈何时代有别,风云已变,腐朽便要重生,否则便是坐以待毙。想来你也不会认同这些。你走吧!某与你们这些士人,在这个时代之中,矛盾是不可调和了,以后也当不再说今日这些没有用的话语了?!敝V亲怨俗猿び醵烫?,与天下文人坦诚交流的最后一点念想,便也随之彻底消散了去。

    旧文人、旧世界当彻底被打破,新的文人、新的世界,将带领这个几千年的国家继续往前,成为真正的天朝上国。

    “我不走,不诛杀你这国贼,天下之大,何以安身!今日我与你这国贼,一定要有一人死在此处?!蹦昵崛说闭娣桉擦艘话?,虽然知道与郑智动手拼命是徒劳,却是忽然张开手拦住了郑智。

    郑智已然转头上马,口中低沉说道:“龚氏唯留你一人,回去传宗接代吧,想你也读了不少诗书,随便做些什么,养一家老小也是不再话下的?!?br />
    那年轻人更是上前几步,拦在了郑智马匹之下,挡住郑智马匹的去路。

    郑智与牛大挥了挥手。微微催动马匹往前。

    牛大下马奔来,双手一捞,便把那年轻人扛到了肩头之上。不论那年轻人如何挣扎,也挣不脱这一双手臂。

    郑智已然打马而去,越过一地的尸首,直奔讲武学堂。

    牛大把那年轻人直接扔到道路边上,口中还说道:“殿下放你一条生路,你还不走,不走便是真的灭门了。何必呢?回家娶上一房妻室,生几个娃儿,好好活着不好吗?老子在边疆拼死杀敌,不过也是为了护得你们能好好活着。你却是有活路还矫情?!?br />
    牛大一边说,一边伸手挡着这个还想往前去挡马匹的汉子。挡得几番,也是心烦了一些,待得马队都走过了,便是一脚踹起,把这年轻人踹出几步之外,跌坐在地。

    牛大便也起身奔向自己的马,上马往前追去。

    再看那年轻人,瘫坐在地,哭嚎不止,面对这满地尸首,哭得伤心欲绝,哭得久久不停。

    良久良久,从林子里奔出几人,正是之前跑到林子里逃得一命的汉子,见得无人来追杀,听得身后那些厮杀的哀嚎,停了脚步,蹑手蹑脚回头来看。

    头前发生的事情便也大多看在眼里。待得那些铁甲走后,又等得许久,才出得林子。架着年轻人飞奔而走。

    回到开封,回到汴梁,兴许能好好活下这条命。如此诛杀国贼,实在可笑幼稚。有人慢慢也想得通一些,有人过得几年兴许也能想通。有些人如何也想不通,却是又能怎么样?8)

    


    新思路中文网 www.pwvey.com,首发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点!更新更快,所有小说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
热门小说排行:火爆天王 官路红颜 魔天记 豪门前妻总裁你好毒 剑道独神 网游之巅峰召唤 龙血战神 大主宰 绝对权力 大道争锋 最强弃少 最终救赎 纵剑天下 武极天下 完美世界 剑逆苍穹 异世傲天 惊悚乐园 龙组特工 绝世唐门 超级兵王 帝尊 星河大帝 绝世武神 奇术色医 莽荒纪 神控天下 唐砖
报告章节错了 添加到收藏夹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注册会员 | 加入书架

如果您喜欢本书,请把大宋好屠夫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宋好屠夫最新章节 txt电子书免费下载,手打小说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