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七十四章 春回

作者:冰临神下 作品:大明妖孽 本站永久域名 http://www.pwvey.com
    胡桂扬很久没睡得这么舒服了,昨晚的小憩只是头阵,所有活人离开之后,他才踏踏实实地睡了一场好觉。

    坐起打个哈欠,再伸个懒腰,胡桂扬抬头望向洞口,呆呆地说:“什么时候了?怎么一直没人下来?”说罢目光投向刚到不久的两人,没有片刻停留,直向两人身后的通道看去。

    汪直与李孜省心中皆是一惊,霎时间觉得周围阴风阵阵,连躺在地上的两具尸体都像是要站起来。

    “胡桂扬!”汪直又惊又怒地尖叫道。

    胡桂扬脸上慢慢露出微笑,“厂公下来了,是李仙长带你下来的?”

    “别用‘下来’这两个字……先说说这是怎么回事?太子呢?神力呢?尸体哪来的?”

    “就在这说?我能一直讲到晚上?!?br />
    汪直打个寒颤,扭头看向李孜省。

    李孜省心里也打怵,“你先回答一件事,是谁承接神力?”

    “先是我,后来是谷中仙,最后是件玉佩?!焙鹧镂抟馊龌?,但也没有拿出玉佩。

    “谷中仙什么时候进来的?”汪直吃了一惊。

    “应该是早就进来了,比神仆还早,一直躲在这里?!焙鹧镉执蚋龉?,开始感觉到蜷缩在壁龛内睡觉的种种不舒服。

    “玉佩呢?被谁拿走了?”李孜省问道。

    “这个你得问何三尘与闻空寅?!?br />
    “果然是她。先出去,这里的东西谁也不准碰,也不准移动?!崩钭问『廖抟尚?。

    头顶正好有绳索垂下来,张慨在上面道:“校尉拽你们上来?!?br />
    “这是太子丹?虚弱成这样……”胡桂扬吃惊地说,随即向李孜省笑道:“李仙长倒是一点没变,你先上?”

    “你先?!崩钭问∫诙茨诓榭匆环?。

    胡桂扬也不客气,将绳索缠系腰间,晃了两下,上面的校尉慢慢上拽。

    看到他第一个上来,祭坛上的人都吓了一跳,谁也没开口。

    胡桂扬向众人拱手,“多谢。厂公和李仙长还在下面?!?br />
    校尉们急忙又放下绳索。

    胡桂扬迎向太子丹,笑道:“太子丹,想不到你居然真舍得神力?!?br />
    “我叫张慨,而且……唉,我原想用你替换太子,一则保全太子性命,二则……”

    “二则破坏仪式,留住自己的神力?!?br />
    “只要留一点我就满足了,谁想到你比太子吸取得更快?!闭趴ぬ疽簧?,万分怀念那个狂傲不羁的太子丹,“太子呢?”

    “被我的朋友带走,应该出来了,你没看到?”

    张慨摇头,“我们曾经晕过去一段时间……奇怪?!?br />
    “陛下人呢?”胡桂扬极小声地问。

    “回宫了?!?br />
    “陛下不太满意吧?”

    何止是不满意,皇帝先是大失所望,等到体力恢复,又大发雷霆,不等李孜省上来,直接在尚铭的?;は吕肟?。

    张慨无奈地摇头,走向洞口守候,很快回头道:“你不能走?!?br />
    “当然?!焙鹧镄α诵?,四处看看,走到丘连实面前,“谷中仙没得到神力?!?br />
    丘连实重重地叹了口气,最后一点希望也烟消云散。

    胡桂扬转向罗氏,“关木通、唐公子死了,另外五人生死不知?!?br />
    罗氏神情冷淡,与异人时没有太大差别,可是抵御不了二月初的寒风,身子微微发抖,殊无异人风度,“跟我有关吗?他们不是我的朋友,我没有朋友?!?br />
    “无关?!焙鹧镄π?,走到李刑天身前。

    李刑天躺在地上,周围人来人往,他却一直不肯起来。

    胡桂扬蹲下,“神力也不在何三尘手中?!?br />
    “麻烦你,在我心口插一刀,把我杀了吧?!崩钚烫煊衅蘖Φ厮?。

    “我没有刀,也不想杀人。当凡人有什么不好?”

    李刑天伸手捂住脸,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胡桂扬,给我过来?!蓖糁鄙侠戳?。

    胡桂扬走过去,笑道:“厂公找我有事?”

    “从现在起,你不准与任何人交谈,直到我问你话?!?br />
    胡桂扬立刻点头。

    隔了好一会,李孜省也被拽上来,脸色铁青,显然是一无所获。

    将近黄昏时,众人离开,天坛重新封闭,只留少数人看守,再不准外人进入,尤其是不准任何人靠近“丹穴”。

    胡桂扬、张慨等人都被送到西厂,分别囚禁。

    说是囚禁,身上没有枷锁,房屋内的陈设比胡宅还好,胡桂扬饱饱地吃了一顿,上床接着睡,发誓要将过去几天的觉全补回来。

    这一关就是一个月,李孜省几乎天天过来“审问”,要求胡桂扬将丹穴里面的情况事无巨细全部回忆一遍。

    胡桂扬全都照实回答,只有一件事例外。

    “玉佩呢?你就眼睁睁看着它被何三尘和闻空寅带走?”

    “还能怎么办呢?我连他们的一根手指头都打不过?!?br />
    李孜省每次都要无奈地摇头,“功亏一篑,胡桂扬,功亏一篑,到手的万古奇功,被你错过?!?br />
    “我天天看见太阳东升西落,从来没抓在手里,这也叫功亏一篑?早跟你说过,我拦不住,也抢不到,顶多算是一个旁观者,他们没杀我,就是我的幸运?!?br />
    李孜省从来没怀疑过这番说辞,也没有搜过身,胡桂扬若说阿寅将玉佩舍下,他才会疑惑不解,因为他从来没见过任何人能够放弃神力。

    玉佩就在胡桂扬身上,夜深人静时,他偶尔也会拿出玉佩轻轻摩挲,感受不到任何奇异,更取不出里面的神力,有时候他甚至怀疑玉佩其实是障眼法,神力还是被何三姐儿与阿寅给带走了。

    毕竟他也没见过任何人能够放弃神力。

    胡桂扬获准离开西厂的时候,已是三月,春回京城,带来丝丝暖风,还有一地的泥水,坐在车轿里的人只感受到暖风,心情自然大悦,甚至生出几分诗兴,要靠双腿走路的人却咒骂这鬼天气,希望春天快些离开。

    走路而不在乎天气的人,大概只有胡桂扬了,好不容易重获自由,他觉得一切都那么美好,连满街的泥水都显得亲切,双脚不躲不避,直接踩进去,真正的拖泥带水,到家时,靴子失去原色,重了整整一倍。

    他没去赵宅,直接回自己的家,院门上的锁不翼而飞,好在里面没有不速之客,可西厂之前送来的几千两银子全没了。

    胡桂扬在客厅里呆坐,等到天黑,他出屋将玉佩埋在大饼在院墙下方掏出的一个狗洞里,填上土,心里轻松许多,回卧房睡觉。

    一觉醒来已是白天,胡桂扬肚子咕咕叫,嘴里干涩,手上沾满泥巴,家里连水都没有,甚至没办法洗漱。

    “不如住在西厂了?!焙鹧锩闱科鹕?,去厨房找来木桶,去胡同的井里打水,将手洗净,又将靴子上的泥一点点敲掉,将自己收拾得干净一些,这才再次出门。

    昨天的好心情荡然无存,胡桂扬也跟其他人一样,小心翼翼地避开泥水,先到二郎庙拜访,结果庙主竟然换人了,樊大坚卸任二十多天,回来过一次,此后去向不明。

    至少他还活着,袁茂想必也没事,胡桂扬放下心来,去面馆吃饭。

    “胡校尉好久没来啦,又出远门了?”掌柜笑脸相迎。

    “不算太远,就在城里?!焙鹧镒?,不用点菜,伙计就去后厨要面要酒,“今天得赊账,实在是没钱了?!?br />
    “无妨,胡校尉是老主顾,今天这顿我请?!闭乒褡叱龉裉?,手里拎着一壶酒,坐到对面,“我陪胡校尉喝几盅?”

    “求之不得?!焙鹧锎笙?,翻杯放在两人面前。

    臊子面上来,还有几样凉菜,胡桂扬也不客气,先吃半碗面,然后才与掌柜互相敬酒。

    “最近城里可有什么新鲜事?”胡桂扬问。

    “最近?”

    “一个月以来,我虽在城里,但是消息闭塞,好久没听到任何事情了?!焙鹧镌谖鞒焯焓艿窖段?,却没有任何人愿意回答他最简单的问题。

    掌柜想了一会,“没什么大事,传言最多的还是观音寺胡同的赵宅,都说那里闹神闹鬼,连朝廷都给惊动了。胡校尉在那里住过吧?”

    其实这正是掌柜请客的原因,胡桂扬觉得很值,一边吃饭,一边将赵宅异人的事情大略说了一遍,只是隐去与皇帝相关的内容。

    “这么说没有鬼神?”掌柜很是失望,马上笑道:“但这些异人的确够怪的,出口就念诗?呵呵,跟这街上的文秀才有点像,文秀才屡试不中,人有点不正常,也是出口成章?!?br />
    “一个月前天坛发生那么大的事情,你没听说过?”

    “哦,那件事,我还看到了呢,天坛放光,整夜不散。大家都说还是皇家有钱,能放这么大的焰火,向一万名乞丐施粥。啧啧,神仙都被感动,听说老娘娘的病马上就好了。倒是那些叫花子,出来之后胡言乱语,非说自己是什么神仆,到处要叫要喝,一开始还有人信,时间长了供应不起,干脆乱棍打出,这些天安静多了?!?br />
    天坛的事情居然就这么被掩盖过去,在场的锦衣卫不敢乱说,阉丐地位低下,说的话没人相信。

    胡桂扬起身,“还是寻常日子好,告辞?!?br />
    “不聊了?”

    “下回吧?!焙鹧镄Φ?,回到家中还是呆坐,事情看上去已经结束,可他知道这是假象。

    夜里,他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干脆坐起来,披着被子凝视窗外,好几次想要出去将玉佩挖出来,最后又都忍住。

    房门轻响,有人闪身进来。

    “你……”

    “嗯,没想到我回来?”

    “西厂放我回家,就是为了引你现身?!?br />
    “我来了,西厂的人没来?!焙稳愣崆嵝α艘簧?,“他们没发现我?!?br />
    “你有神力?”

    “唉,连我你也不信了,神力全在玉佩里,世上再没剩下半点?!?br />
    “可是……”

    “我来向你告辞的?!?br />
    “我跟你一块走?!焙鹧锫砩系?。

    何三姐儿走近一些,“你属于这里,走了还是会回来,何必呢?”

    胡桂扬无言以对,他还真不确定自己能忍受逃亡奔波之苦,“你什么时候再来?!?br />
    “以后的事情谁也说不准。答应我一件事?!?br />
    “好,你说?!?br />
    “将玉佩藏好,它以后有大用处?!?br />
    “多久以后?什么用处?是天机船?”胡桂扬一堆疑惑需要解开。

    “时候未到?!焙稳愣Φ?,闪身离去。

    胡桂扬伸出手去,什么都没抓到。8)

    


    新思路中文网 www.pwvey.com,首发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点!更新更快,所有小说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
热门小说排行:火爆天王 官路红颜 魔天记 豪门前妻总裁你好毒 剑道独神 网游之巅峰召唤 龙血战神 大主宰 绝对权力 大道争锋 最强弃少 最终救赎 纵剑天下 武极天下 完美世界 剑逆苍穹 异世傲天 惊悚乐园 龙组特工 绝世唐门 超级兵王 帝尊 星河大帝 绝世武神 奇术色医 莽荒纪 神控天下 唐砖
报告章节错了 添加到收藏夹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注册会员 | 加入书架

如果您喜欢本书,请把大明妖孽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明妖孽最新章节 txt电子书免费下载,手打小说在线阅读